天气预报中的副高到底是个啥?“霸道总裁”副高的自白

发布日期:2018-07-19阅读:1314 次

     中国天气网讯 在夏天,中国中东部大部地区酷暑的持续、雨带的变化、台风的走向都与我有关,我就是这些天气的“幕后推手”——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。你们常听到我,但似乎并不太了解我。

       我在夏季体型最“” 最大面积堪比1.7个中国   我属于暖性高压系统,是副热带地区最重要的大气环流系统。我常年存在,随着四季变幻,体型、位置、影响力也随之变化。因为家位于西太平洋,得益于大海的滋养和充足的成长空间,我身体长得很强壮、块头很大,一年四季中夏季体型最粗犷。

1-600.gif

      我翻看了下以往的“足迹记录”,1981年至2010年夏季,我在西太平洋东经110度到180度的主体面积平均约为667万平方公里;其中2010年夏季主体面积最大,达到1634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1.7个中国那么大。

由于夏季体型最大,我给太平洋西岸中国带来暴雨、台风、高温的影响最明显,像是华南、江南、江淮、黄淮、华北和东北等被我影响的地区约占中国陆地面积的2/3,除上述靠近太平洋的地区之外,西部地区有时也难逃的我的“魔爪”,曾经最西影响过四川东部及甘肃东部等地。影响力其次是秋季,再其次是春季,冬天最弱。

      当我长时间稳定在一个位置时,被我“中心”控制的地区,将出现持续晴热天气。因为我,中国中东部的小伙伴常常“遭殃”,开启“烧烤”模式,局地气温甚至破历史极值。

像是最近,在我的影响下,黄淮至江南一带出现大范围高温天气,省会级城市西安、济南、郑州、武汉、长沙、南昌或出现连续七天高温“大满贯”,山东济南、淄博、泰安、潍坊、东营等城市甚至有可能突破当地最长连续高温纪录。

       近17年我的“实力”明显增强 导致中国极端降水可能性增加

       我不仅能让多地“高烧不退”,还是“雨水制造机”。我是东亚季风系统的重要成员之一,从事着水汽、热量的输送和平衡工作,在我外围的西侧、北侧地区可能出现持续降雨。像是梅雨、华北雨季,都与我的位置和形态密切相关,所以夏天我的位置和强度变化,直接“左右”着中国不同区域的晴雨变化。

       夏天我一般会完成两次明显的“北跳”(向北移动),分别对应着长江中下游梅雨的开始和华北雨季的开始。“北跳”偏早,意味着梅雨期(或华北雨季)开始偏早,“北跳”偏晚则意味着雨季开始偏晚。

像是1998年长江出现流域性洪涝,这一年因我过于“留恋”南方,迟迟未完成第二次 “北跳”,导致梅雨期较常年异常偏长。长江中下游梅雨期持续50余天,雨期长,雨量也异常偏多,降水量达到常年的2倍左右。

2-600.gif

       其实,不得不说的一个事实是,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,不仅海温升高、冰川减少,我的特征也发生了很大变化,尤其是21世纪以来,夏季强度明显增强,2001-2017年的平均强度比1981-2000年增加了近40%。由于我的增强,中国出现极端降水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  我影响台风的“走姿”  与之“相爱相杀”

      不仅体型庞大,我的身体还非常“柔软”,形态多变。一般而言,我的身体非常修长,呈现“东西带状”,emmm…有点像椭圆;但有时我的主体发生断裂,在东亚地区呈“块状”;有时异常西伸,与非洲副高相连,有时会东退到菲律宾以东更远的海上。

      由于与影响中国的台风生成地西太平洋相近,我常与台风产生“亲密接触”。他们一般“出生”在我的南侧,并沿着我的外围移动。当我偏强呈“带状”特征时,易引导他们西走,从而影响中国的华南及东南沿海等地。

3-600.gif

      但是,若我不够强大时,抵挡不住台风的势力,我会东退,台风还可能让我“腰斩”(断裂),从中间穿过,因此转向西北方向或北上影响中国东部沿海及朝鲜半岛、日本等地。我与台风真的是“相爱又相杀”。

      最后说句心里话,虽然我看着很“刚”、很强势,有种“掌控”全局的“赶脚”,但台风的走向、暴雨的形成、高温的停留,影响因素其实很复杂,我只不过是其中的条件之一而已。要准确判断天气何时来、具体多强,还需要精细的数值预报模式和预报员的分析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策划:杨兴 设计:任成英 数据支持:陈丽娟 王静 审核:刘珺 监制:张硕 余晓芬)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by Foshan Meteorological Service All Rights Reserved

建议使用1280×1024分辨率

关注佛山气象局